主页 > 博览资讯 > >《博览群书》杂志出版400期名家祝贺
《博览群书》杂志出版400期名家祝贺
[来源:未知]   [作者:admin]   [编辑:admin]   时间:2019-02-02 03:19

  光明网北京4月2日电(记者李苑)光明日报《博览群书》杂志第400期4月1日起正式与读者见面。为表达祝贺与支持,光明日报总编辑张政撰写了热情洋溢的文章《同频共振的博览群书》,作为该刊推出纪念专栏的代编者按。著名作家王蒙发来亲笔贺词。光明日报原总编辑、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会主任徐光春继23年前为《博览群书》创刊10周年专门撰稿之后再度发文:《博览群书 要当“三个专家”》。詹福瑞、傅谨、马勇、赵勇、钱振文、陈德弟、周纪鸿、赖贵三等名家纷纷撰文祝贺。

  张政在代编者按中写道:“从朴素淡雅的第一期,到精美厚重的第400期,在这400个出版流程的螺旋式进步中,《博览群书》的每个封面、每篇文章、每个标题乃至每个标点都融入了王强华、张常海、韩嗣仪、金成基、常大林、陈品高、蔡闯、董山峰等 8 位主编的大量心血,融入了 33 年几十位先后在《博览群书》工作的同事们的默默奉献和几代光明人的长期支持,融入了近万名优秀知识分子作者的创造性劳动,融入了几代亿万读者对这本杂志的忠诚守护,更融入了中央领导同志和学界大家的精心擘画和全力支持。”

  王蒙在贺词中写道:“博览群书是一个文化梦。博览的关键在于选择、消化,融会贯通,开拓精神空间。”

  徐光春希望《博览群书》要当“调查研究的专家”、“会讲故事的专家”和“善于批评的专家”。他指出:就《博览群书》所面对的大量图书和作品而言,任何学术著作、学术文章,其价值都源自学科突破与进步,讲清这个“突破与进步”不正是一篇篇好故事、一段段学术史吗?如果说,23 年前我对《博览群书》提出“努力办好《博览群书》,满足更广大读者需要”时,当时主要瞄准的还是广大青年学习文化、掌握知识、提升文明的需要,今天的《博览群书》面对的读者学历已经今非昔比,面对的世情国情已经今非昔比,面对的学科面貌已经今非昔比。推动各个学科讲好学科故事,让《博览群书》变成各个学科历史最权威的、生动的、优秀的讲述者,从而启发更多的学术刊物力避枯燥乏味,讲好学术故事,让学术面貌一新,让读者亲近学术,让学术影响读者,这不正是《博览群书》的崭新舞台,不正是《博览群书》服务读者的广度、深度和高度的提升吗?

  著名学者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傅谨在祝贺文稿中生动回忆了他与《博览群书》过去的交往:正是因为《博览群书》,我的写作态度发生了关键性的改变。坦率地说,我们这一代经历了“”的作者,绝大多数没有经受过完整的教育,几乎全靠在“”的动荡中自己随手读一些能抓得着的书籍文章,模仿着写点大批判文章,才有后来的写作生涯的基础。因此,这一代人没有多好的国学功底,这并不是件多么奇怪的事情。我们看新时期以来的许多著名作家的小说,文字多半都有这样那样的欠缺,这是他们与时期甚至 20 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作家相比最明显的短板。先天不足,后天是有机会做些弥补的,然而写文章的人性格各异。遗憾的是,大凡在文字上不过关的作者,都是因为对文字的粗砺无感,尤其是有了一点名声后,容易自我放纵,所以不想进步的人甚至不屑进步的人也所在多有。而且,既然有了名声,成了名人,编辑很难对他们提文字上的要求,毕竟这些作者不是当年的高玉宝。但是《博览群书》杂志不一样,因为杂志除主编常大林之外,还有另一位编辑李焱。她对文字近乎苛刻的敏感,锐利的指摘,毫不退让的态度,或许曾经让不少的著名作者不快甚至避之唯恐不及,但是对我却是莫大的帮助。

  《博览群书》杂志第400期还推出现任主编董山峰的文章:《站在400期的里程碑前》。该文梳理回顾了《博览群书》创办和发展过程中的许多珍贵历史细节,并对《博览群书》的发展走向进行了展望。文中写道:

  其一,当我们盯着移动终端长时间阅读时,我们是否发现眼睛疲惫甚至形成炎症?在舒适如书本一般的移动媒体诞生之前,我们哪有时间杞人忧天?

  其二,当我们面对未经专业人员筛选把关的海量信息,感到无所适从,甚至感到被信息淹没的时候,我们是否需要品牌机构对阅读内容把关?我们相信,具有这个理智需求的阅读群体会越来越大。

  其三,从现在到2026年的八年间,我们将迎来中国人生活的全面小康。生活的小康,难道不会带来心态的小康?难道大家总是为生计疲于奔波,总是心浮气躁无暇静读?难道大家总是只需要满足基本需求的实用信息,而无暇顾及用优秀作品拓展人生,用优雅解读启迪人生?《博览群书》对中国人的全面小康充满信心,并希望用文化营养提升大众小康生活的素质。

  为纪念《博览群书》杂志出版400期,该刊还推出“寻找400位400字美文高手”和“寻找400位悦读书画家”活动,引起知识界和广大读者热烈反响。本期著名历史学家陈德弟、著名文艺评论家周纪鸿、师大著名学者赖贵三的文章就是首批来稿中的超卓者。